AI人工智能护眼旗舰品牌

 

首发 | 富士康两度投资他:新品上线1年销售额5千万 为30万孩子防近视

首页    新闻中心    全部动态    首发 | 富士康两度投资他:新品上线1年销售额5千万 为30万孩子防近视

明明可以安稳做一个富二代,苏振宇却选择了做一个创二代。

记 者 | 希   言

编 辑 | 吴晋娜

 

 
一场疫情,让星辰万有今年的订单推进计划被打乱了,因为公司研发人工智能近视防控医疗系统主要目标客户是学校等B端用户,各地学校复课一再延迟,团队也只能坚持与各意向用户沟通,保证订单。
 
然而,在疫情中,老股东富士康却向创始人苏振宇抛来了橄榄枝,决定追投数百万元,希望继续支持星辰万有进行人工智能近视防控医疗系统开发与相关智能医疗器械的研发。同时,富士康将为星辰万有提供更好的供应链和生产资源。
 
之所以会被富士康两次押注,苏振宇认为,一方面是近视防控市场本身的巨大潜力,另一方式是星辰万有的成绩单。2019年,星辰万有的销售额比2018年增长近200%,销售总额近5000万元。2019年,公司已经在200多所学校部署系统,为约30万学生进行视力筛查工作,平均两个月可以将视力不良率下降20%,产品的总有效率达95.72%。
 
苏振宇的星辰万有成立于2002年,起初公司的主要产品是一款针对青少年假性近视的防控产品——欧欧眼保仪。2016年年底,星辰万有将产品升级为AI主动医疗系统,可自动完成视力筛查、AI分析诊断、视力干预治疗、数据追踪等环节,以整体智能终端方式部署于学校、家庭、眼镜店、体检机构等传统医院之外,而实现等同于医院诊疗的效果。

铅笔道点击查看项目深度数据信息小程序

注:苏振宇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内容真实性负责。铅笔道作客观真实记录,已备份速记录音。

 

从做护眼仪到医疗系统

 

与其他近视的人相比,苏振宇幸运得多。

 

1985年3月,当时的苏振宇刚刚5年级,视力忽然开始下降。父亲苏洪泉担忧其视力日后转化为高度近视,身为中科院高级工程师的父亲在国外文献中看到一篇文章,文中讲述了利用睫状肌训练法训练战斗机飞行员,这给了他启发。他用两周时间对眼肌训练设备进行了改造,让儿子试用,这就是欧欧眼保仪最早的雏形。

 

使用父亲制造的仪器后,10天之内,苏振宇的视力恢复到了1.5。经过六七年的理论分析和实验研究。1993年,苏洪泉终于将这款实验品做成了产品。

 

3年后,苏振宇大学毕业,加入了父亲的公司,与父亲一同打磨、升级这款产品,并于2002年成立了星辰万有。

 

从1985年发明眼保仪原型,到2016年底,欧欧眼保仪的第四代产品SeeX实现量产。这些年来,欧欧护眼仪已经发展成一台结合VR技术,集动态与静态结合训练,拥有学习、娱乐功能的护眼一体机。

 

星辰万有的欧欧眼保仪SeeX。

 

产品虽然愈发完善,但是苏振宇却发现眼保仪这个产品存在巨大的“缺陷”:眼保仪的产品虽好,但是产品的使用者都是已经得了近视的人,本质上它还是一个医疗器械。

 

“有家长问,我的孩子200多度近视,能不能治好?我只能告诉他,医疗器械没有这个能力,我们的方案也只是让孩子不要从200多度发展到更高。做激光手术也需要等到孩子20岁以后,而且这还是一种损伤性的手术。”每当此时,他都会感到遗憾。

 

他回想,为什么自己小时候也发生了视力下降,但是却没有发展到高度近视呢?他发现,90%的中国孩子戴眼镜的原因,并不是家长缺少关爱,而是缺乏知识和提醒。大多数家长都是在孩子出现严重视力下降之后才进行应对,而没有在发现孩子刚刚发生视力下降的时候就去重视。通常这个最佳干预期,判断难度极大。

 

这个问题是护眼仪无法解决的,因此,2017年初,苏振宇决定将星辰万有的产品升级:不仅为青少年儿童的视力健康提供产品,还要提供一套完整的视力健康防护解决方案。

 

经过两年的产品研发,2018年底,公司的第二代AI主动医疗系统全部开发完成。这套系统实现可自主运行的AI诊疗系统,可自动完成视力筛查、AI分析诊断、视力干预治疗、数据追踪等环节,把整体智能终端方式部署于学校、家庭、眼镜店、体检机构等传统医院之,实现等同于医院诊疗的效果。

 

 

“相当于给每个孩子眼睛装了一个预警雷达,在家里、在学校给孩子配了一个AI医生,这个医生能达到医院教授级的水平。”苏振宇表示。

 

重心从C端转变成B和G端

 

产品由护眼仪转变成医疗系统,星辰万有的客户也发生了变化。

以前,公司产品更多是以零售作为手段,面向C端。现在则是从学校、医疗场所等G端、B端客户入手,形成学校、医疗机构、家庭一体化的治疗体系。
 
近两年来,国家教育部门一直高度重视学生近视问题,已经被纳入到2030健康中国计划里面。在苏振宇看来,这是时候推出AI主动医疗系统的星辰万有无疑是站在巨大的风口之上。
 
在学校端,从2019年开始,教育部要求各个学校必须要进行视力筛查,并建立数据档案。星辰万有在信息化、电子化进行视力筛查的基础之上提供了一个人工智能的诊断和医疗方案。“G端、B端的需求是固定存在的,且国家也有相应的经费支持。”
 
需求存在,但新产品的第一次落地经常会遇到坎坷。
 
2019年,北京市某学校要做一套先进的近视保护系统。然而,在介绍完产品之后,校方对星辰万有还是将信将疑。为了拿下用户,苏振宇立下“军令状”——不好用,不收钱。
 
事实证明,只用了2个月,就见到成效。孩子们做了2个月护眼活动后,视力不良率下降了19%,这个成绩远优于学校的心理预期。
 
自2019年9月到现在,星辰万有主要的工作就是将这套系统产品化和应用化。“2018年,我们学校方面的收入几乎为0。2019年,达到数百万元,而今年的意向签约合同金额已经有数千万元。”苏振宇透露道。

 

疫情中获得富士康融资

 

今年初开始,疫情的发生确实打乱了星辰万有原有的推广计划。疫情期间,学校无法开课,公司也不能进入学校进行部署,原有的订单暂时无法推进。
 
但是在零售端,自星辰万有的产品上市以来,销量每年连续增长,幅度接近200%,在疫情期间,这个数字也没有任何下降。
 
“数据说明,中国家长在孩子的视力问题上有巨大的需求。”不过,苏振宇表示,目前星辰万有的工作重心就是加强系统的完善性与研发的先进性。此外,星辰万有还主动与意向客户进行沟通,确保合同可以顺利落实,在疫情结束之后马上入校部署。
 
在他看来,疫情对项目的长远发展反而产生了促进作用。疫情期间,孩子们上网课也好,王电子产品也好,对眼睛的损伤极大,而且不能出门,无法在放松的环境来自我调节,所以不管是从家庭、学校、社会来说,护眼的需求会更加旺盛。
 
值得注意的是,这段时间,星辰万有又完成了一轮追加投资。
 
近日,星辰万有宣布,公司获得富士康集团追加的数百万元投资。这已是富士康集团第二轮投资该公司,本轮投资主要用于的人工智能近视防控医疗系统开发与相关智能医疗器械的研发。
 
实际上,这轮融资属于“意外之喜”。苏振宇解释道,“富士康本身是我们的供应商和股东,当我们向股东公告,需要引入下一轮融资来开发下一代产品后,富士康主动提出来,可以在新的投资人进来之前,先追加一轮融资,支持我们更好地开展研发,同时他们也提供更好的供应链和生产资源。”
 
在苏振宇看来,能被富士康看好,原因无疑是在过往一年中,星辰万有交出了一份让人满意的答卷。2019年,星辰万有的销售额比2018年增长100%,销售总额近5000万元。已经在200多所学校部署系统,为约30万学生进行视力筛查工作,平均两个月可以将视力不良率下降20%,产品的总有效率达95.72%。
 

校 对 | 王子公主

近视防控        近视治疗         视力矫正         视力提升      近视加盟      视力加盟      青少年近视防控体系加盟        苏振宇     苏洪泉    

2020年5月6日 15:22
浏览量:0
收藏